相关文章

重庆结婚离婚比高于全国 农民工离婚成新现象

  三成求助者因无性婚姻闹离婚

  市婚姻情感热线统计显示,这些求助者中70%是中年女性

  据统计,去年我市结婚、离婚比例已达到3.6∶1,高于不少省市水平,而在2008年这一数据就已远超全国平均水平。“结婚与离婚比例达到3∶1,意味着社会家庭关系亮红灯,值得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我市离婚人数在2008年首次下降后,2009年再次飙升。记者调查发现,无性婚姻、假离婚等现象都是导致离婚增多的原因之一。

  2009年

  重庆离婚夫妻共83183对

  感情不和(70922对)

  比2008年增加了9777对

  第三者介入(2671对)

  比2008年减少187对

  草率结婚后悔(2623对)

  比2008年减少了1141对

  市婚姻家庭指导中心:

  10个求助电话

  9个因为外遇

  “不是有钱人才有婚外情,婚外情一直是普遍存在于社会各阶层。”来自重庆某婚姻调查公司数据显示,70%的业务是有关婚姻调查的,每周平均10个左右委托。婚姻侦探业务客户遍及商人、政府公务员、外资企业白领、教师、下岗职工等。其中女性委托者居多,占90%。

  “10个电话,9个外遇,6个是女性。”昨天,市婚姻家庭指导中心负责人表示,60%是外遇问题受害方打进电话求助,有30%是出轨方倾诉自己内心的挣扎,还有部分“小三”讲述自己的情感故事。

  无性婚姻

  终究瓦解

  重庆市婚姻情感热线工作人员说,接到的情感热线,六成来自中年人群体,工作、情感中的倦怠时刻困扰他们。三成求助者表示,在近3个月来,无一次性生活,有的夫妻甚至半年都没过一次夫妻生活。这些求助者中,70%是中年女性。她们因为各种原因被“无性婚姻”影响、所困扰。丈夫要么在外有人,以无性生活来进行家庭冷暴力,最后导致离婚;要么是因为工作太忙,无暇顾及私生活。

  重庆无性婚姻网曾经的负责人彭先生说,无性网注册者60%是女性。无性婚姻网在酒吧进行了一次小范围的无性婚姻调查,回收了70份有效问卷。60%的人都声称即将或已经面临无性婚姻。当配偶出现性冷淡现象,在长期没有夫妻生活的情况下,“他们选择出来找心理或者生理上的寄托,最后干脆离婚。”

  在2009年离婚原因中,有一项是“生理缺陷”导致离婚,离婚对数为36对。记者私下了解到,这些夫妇中,很多是因为无性婚姻,而填下了“生理缺陷”这个理由。

  离婚骗补偿

  已不少见

  有一些夫妻突击离婚是为了多分得一套住房、多得几万元的经济补偿,甚至是骗取拆迁补偿、低保款,多占宅基地、逃债转移共同财产等非法目的。

  巴南区花溪镇因征地补偿,在2006年4月的一个月内就有417对夫妻申请办理了离婚登记。仅这一个镇的离婚登记数就占了全区同期登记离婚总量的60%。同年6月,大渡口区跳蹬乡石林村群众在得知建工集团要征用该村土地消息后,曾在几天时间内,均出现村民租用卡车载人到该区民政局申请办理离婚登记情况。

  类似现象在江北老城拆迁,沙区大学城建设,九龙坡、渝北等许多城市建设开发片区屡见不鲜。

  民工婚姻

  解体严重

  随着农民工大量流向城市,农民工婚姻解体也成为城市新现象。

  去年,南川有2040对婚姻解体,结婚、离婚比例达到2.5∶1;长寿区有7774对新人成为夫妻,有2622对夫妻成为陌路人,结离婚比例为2.9∶1;璧山县的结离婚比例是2.9∶1。记者发现,许多区县的结离婚比例超过全市的3.5∶1。

  结婚离婚比3.6∶1

  重庆超越全国水平

  去年平均每天有232个家庭解体

  2009年VS2008年

  离婚者增加9377对

  2009年,重庆市离婚夫妻共83183对,相当于每天就有232个家庭解体。而在2008年,我市此数据为73806对。

  2009年VS1996年

  年均离婚家庭增一倍

  从1996年至2009年,全市各婚姻收养登记机构依法完成国内结婚登记2920116对,国内离婚登记575910对。婚姻登记进入数字化管理13年来,平均每年有4.2万对夫妻劳燕分飞。这意味着,13年来年均离婚人数至少增了一倍。

  重庆VS全国平均水平

  结婚离婚比例高于全国

  2009年我市结婚302585对,83183对打脱离,结婚、离婚比例高于3.6∶1,高于不少省市水平。而2008年,这一比例为3.5∶1,早已高于当年全国平均水平。国家民政部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结离婚比例为4.8∶1。

  “结婚与离婚比例达到3∶1,意味着社会家庭关系亮红灯,值得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有关专家曾表示,3∶1的结离婚率是婚姻的临界线,高于这个比例,说明城市婚姻质量不容乐观。

  一个婚姻登记人员眼中的

  离婚十年

  1月29日下午5时30分,张晓晖坐在丰都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公室,往茶杯里续了半杯热水。按照张晓晖的经验,许多上班族都是挤出星期五下班后的一点时间来办理结婚或离婚手续。她和其他工作人员已养成多留十分钟的习惯,争取多见证一对新人,多劝和一对夫妻。

  张晓晖在民政部门工作了21年,从事婚姻登记工作6年,从最初“在离婚证上盖钢印时想掉眼泪”,到如今“唱《劝和歌》给80后听”,她亲历了近十年来离婚手续与离婚观念的演变。

  手续复杂

  跑了三个月没离成婚

  2004年,张晓晖从丰都县社会福利院副院长一职调至婚姻登记处。上班第一天,看见有夫妻拿着结婚证来,不到一小时就换成了离婚证,速度之快让她目瞪口呆。

  老资历的同事告诉她,以前离婚可没这么简单。2003年新《婚姻登记条例》出来之前,离婚时必须提交所在单位、村委会或居委会出具的介绍信,他们还要审查。由于手续复杂,好多婚姻都“被复活”。2000年有一对夫妻闹离婚,3个月内跑了3次登记处,一次是因单位没出证明,一次是因结婚证没带,最后是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做工作,最终没离成婚。直到现在,那对夫妻碰到工作人员都特别亲热。

  纠纷增多

  婚姻登记处常打110

  随着新《婚姻登记条例》的施行,离婚人数多了起来。2006年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和往常一样,张晓晖多留了十分钟。一对中年夫妻走进来,平静地拿出条款清晰的离婚协议书,迅速办完离婚手续。离婚证一到手,女子突然对男子一阵猛打,还抓起钢印向他砸去。张晓晖去劝架,竟被女子扔来的钢印砸中脚背,鲜血直流。工作人员报警后,4名民警赶到,除了劝说,也拿激动中的女子没办法。

  张晓晖说,离婚在人们的观念中已经变成一件正常的小事,但对于为什么离,离婚的后果,他们并没考虑周全,2004到2006年,因离婚闹的纠纷特别多,他们一年要打几十次110。

  与时俱进

  劝和歌唱给“80后”听

  2008年,全市离婚人数自2003年以来首次下降,而2009年再次飙升。

  张晓晖所在的婚姻登记处自编了《劝和歌》和《离合6分钟》顺口溜,在2009年1~10月,已劝和拟离婚夫妻103对。

  “十年过去啰,如今单位管不着你的婚姻问题,‘80后’又听不进调解的老一套,我们只能用点时尚的新方法提醒一下,让他们自己体会和决定。”张晓晖说。

  本版稿件由记者 朱隽 谈露洁 文 刘玲